御金娱乐 LV国际 澳门十三第 AK线上娱乐 龙都国际 娱乐777 彩票88 217彩票 百家博bjb线上娱乐 德胜线上娱乐 神州娱乐城 明升体育线上娱乐 盈信娱乐 澳门银河星际线上娱乐 新马线上娱乐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短篇
一树?#19968;?王方晨
作者王方晨发布时间2019/2/3点击次数171 字体

 

?#19968;?#24320;了何时开的怎么开的都说不出忽然就发现一树云霞从老金家庭院喷涌出来蜂飞蝶舞满院的嘤嘤嗡嗡
老金坐在树下身上还穿着黑色的棉衣腰板笔直目光低垂
像老金这样硬朗的老人如无天灾人祸定将长命百岁但他已被金兆义判了死刑金兆义把根麻绳往他跟前一丢狠狠嚷一句
狗东西去死吧
老金认得这根绳子他曾用它把毛秀芝像小狗一样在床?#39134;?#25332;了整整两年他疏忽了上了一趟街就给了金兆义把毛秀芝从家里弄出去的机会金兆义翻墙过来把毛秀芝弄出去之后对老金的态度就来了个百八十度大转弯敢给老金吹胡子瞪眼了
头一次老金去要毛秀芝金兆义就说?#25300;一?#27809;问你呢你把俺娘弄哪儿去了
老金知道毛秀芝就藏在屋里但金兆义拦着不让他进去老金发威金兆义面无惧色老金跺着脚骂金兆义充耳不闻他跺得脚疼骂得口干舌燥金兆义咣当一声把大门一关他?#34987;?#25915;心差点倒在街上缓过气来用唾沫润润嗓子就隔着大门喊毛秀芝你这个臭婆娘你儿子不要爹了你也不要男人了吗看你还能躲屋里一辈子落我手上?#35805;?#20102;你的皮就听到院子里有人拉拉扯扯老金又喊你他娘快出来毛秀芝我可以饶你这一次明天我去塔镇赶集给你买块新手巾院子里的动静却消失了老金知道这是金兆义两口子不让他女人出来老金无计可施眼珠骨碌碌地乱转忽然又喊金兆义你个王八羔子你长大了翅膀硬了儿媳妇娶来了你爹就拿你?#35805;?#27861;了么你把你娘藏着吧我这就去报?#31119;?#19981;信没人收拾你
老金去了村委会找到村长金士魁大声嚎气地说了不得了了不得了贼人把俺女人抢去了
金士魁已得知了他和金兆义的争吵就安抚他坐下来给他倒了一杯水
他很渴端起来就喝了然后气喘喘地说村长你得替俺管住这个逆子
金士魁劝他大叔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孙子媳?#38745;?#23094;来四五天你这样闹也不大好
老金想?#24202;担?#21364;只咽了口唾沫
金士魁接着说
你?#28982;?#21435;我叫兆义过来
老金头一拧
我不怕他为啥要?#19968;?#21435;
金士魁说
大叔你就听我的错不了
老金从村委会走了半?#39134;?#23601;听金士魁在大喇叭上呼叫金兆义的名字
?#38498;?#32769;金再去金兆义家金兆义对他的态?#28982;?#21644;了不少但还是搪塞他要么说毛秀芝走亲戚了要么说让他妹妹金翠宝接走了总之要见毛秀芝万难老金想过许多办法比如夜里潜伏在金兆义家院外一听到毛秀芝的动静就打门喊叫毛秀芝的名字但金兆义这个王八羔子真的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明明毛秀芝刚?#20004;?#23627;里却睁着俩眼说瞎话老金别想走进他家门半步老金就差跪地求他了凭老金以往的性子大耳刮子早搧过去了老金也不是没有搧他耳光的念头但他?#32622;?#24863;到这个儿子已打不得金兆义已是一个外人在他面前凛然镇定他敢动手只能是自?#32622;?#36259;他主动退缩下来心想金兆义不可能把毛秀芝关一辈子
毛秀芝一天到晚躲在金兆义家里跟被他用小绳拴在床?#39134;?#26377;什么区别呢不过毛秀芝也太绝情了老夫老妻五六十年她还真能撇舍得开老金暗暗决定自?#21898;?#24515;过几天再说别让毛秀芝以为他这是离她就活不成了
老金回到自己家那是他从?#25913;?#25163;中?#22363;?#36807;来三间土坯房这样的老房子在村里已不多见村庄往东发展形成了整洁光鲜的新村许多老房子因久无人居在风雨中摇摇欲坠忽然就倾颓下来实际上整个老村就是一片死气沉沉的废墟还没来得及搬走的老人在那些?#23219;?#39059;垣之间出没远看悄无声息像是漂?#27425;?#20381;的幽灵这一回老金不像过去那样从金兆义家回来还气鼓鼓的他感到万分悠闲这里站站那里站站甚至想到将来没有女人行不?#23567;?#27611;秀芝虽?#20154;?#23567;十岁但也老了就像那?#32654;?#26691;树这样的女人几乎不能再叫做女人了桃树是他种的那年他娶了毛秀芝当时他还没?#22402;?#27604;毛秀芝更好看的女人人前人后低眉顺眼说话柔声细语脚是先裹后放的不大不小老金娶了这样的女人恨不能天天对人显摆逢集必领她去塔镇买了桃子吃剩了核就埋在院子里长了满院的娇嫩树苗老金留下的是最?#39318;?#30340;一棵当地人在庭院忌种桃但老金说要种就种了爹娘气死也白搭过了几十年树像人一样都老了树身上黑褐色的疤结连成一片树皮龟裂嵌着凝固的树脂像是老女人?#21557;?#30340;眼泪老金站在桃树下越?#19995;?#24863;到无聊老金蓦然想到了村里的王巧珍村里不少女人都?#32654;?#37329;睡过当然她们也都成了跟毛秀芝差不多的老女人但老金却只想到了王巧珍
老金睡王巧珍只是一个偶然那年莱河涨水村里的青壮?#22303;?#37117;抽到了莱河岸上?#25214;?#23432;护老金在岸上呆了两天就觉得没意思了说一声回去揍揍女人?#20445;?#23601;要离开没人敢拦他生产队长也不敢老金来到村里从王巧珍家门前经过顺手一推门就开了摸进王巧珍房中见王巧珍正睡着因为天热只穿了件大裤头王巧珍惊醒后大声呼叫但他已按住了她问她你给谁留的门就把王巧珍睡了?#38498;?#21448;睡了一次不料王巧珍是真的正经常常防备他她男人也似有所觉察他慢慢就把目光转移到了别的女?#26494;?#19978;老金这时候想起王巧珍就像?#21561;?#37027;个闷热的夏夜王巧珍叉巴着双腿躺在床上的情景说去就去老金走出家门王巧珍也在老村住他的男人前两年就死了
老金沿着曾经?#39286;?#38750;凡而今却像沉入深水中的街道来到王巧珍家不料王巧珍关门闭户院子里净是些碎柴禾多日没收拾过的样子悻悻地走回来?#39134;?#19968;个晒太阳的老头子告诉他王巧珍去新村给她小儿子看家去了她小儿子是个布贩子白天要四处赶集上会
老金没到新村去一直等到天色黑?#31119;?#25165;又出门正是三九天老金穿得那么厚还冻得缩手缩脚但他心里是热的他渴望着王巧珍温暖的怀抱这也是见王巧珍心切忽然想起自己不应空手而来王巧珍的小儿子为人刻薄王巧珍给他看家不知鸡蛋可曾吃过没?#23567;?#32769;金该给王巧珍提只鸡去两人吃着鸡肉躺一张床上那样才叫滋润老金却没回家老金转向了新村
年轻时老金偷鸡摸狗可有一套这种事他早不做了连工具也不知给丢到了哪里但老金相信自?#22158;?#25163;就能把事情做了老金顺着街上的树木爬上了一堵院墙自觉身手还很敏捷这户人家的鸡都栖在靠墙立起的木架上老金大喜老金知道现在的鸡都让人养傻了他只要伸手就能捉到可是没等在墙上趴稳就听有人叫有小偷老金其实是害怕的扑通跳到?#35828;?#19978;拔腿跑了等隐蔽起来才想到自己摔得那么重竟?#20250;?#33050;就很为自己的强壮高兴老金认为这次失手是因为时间?#24615;?#20154;们若睡下肯定手到擒来他安下心挤在柴禾缝里?#21364;?#22812;深也没想太晚了还好不好去敲王巧珍的房门柴禾缝里很暖和他迷?#38498;?#20046;地睡了过去一?#36824;?#36208;过来咻咻地把凉鼻头探到他脸上他就醒了那狗吓得转头就逃村子里静静的一丝亮光也没?#23567;?#32769;金想到村长金士魁答应了自己的事却没解决好就?#24613;?#25253;复他一下金士魁家里养了一条大狼狗老金都没放在心上把鸡从金士魁家偷出来也没听大狼?#26041;?#19968;声
老金兴奋得像是回到?#26494;?#24180;时光拎着鸡跑回了家那鸡在他手里动也不动原来鸡脖子让他拧断了这才想起要去见王巧珍的事又一转念王巧珍也不过是个老女人见他干什么?#30475;现?#40481;不说她要走了嘴就不划算了老金一时间把王巧珍撇得干干净净胡乱拔了鸡毛开膛破肚在锅里兑好大料就煮了起来因为睡过一次精神头十足心在美味的鸡上嘴里湿津津的血脉也旺得突突地跳煮好鸡盛在瓦盆里?#35828;?#24202;?#39134;希?#33073;了棉裤躺进被窝里边笑边吃一点也觉不出被子的寒冷
老金从这天起吃鸡吃出了趣味也偷出了趣味多半个白天睡觉晚上出行偷鸡偷鸭也偷狗偷小猪当然一个人吃不了吃不了也没什么就埋桃树底下那时候他就想到第二年桃树没理由不绽放出自己一生中最为灿烂的花朵
村子里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金士魁根据?#35088;?#35201;求加强了村子的治安管理老金知道怎么避开夜间巡逻队一次也没被人碰上过但人们还是怀疑到了他?#39134;稀?#19981;管出于什?#19995;?#22240;金士魁坚决地解散了巡逻队丢只鸡丢只羊又不是出了人命看好自家篱笆就是了用不着搞得风声鹤唳
这个冬季算是很?#39286;?#30340;三天两头就有女?#26494;?#34903;叫骂老金在床上躺着?#23545;?#22320;听到叫骂声传过来近了就固定在一个位置上再骂一阵老金蔑视地想看你除了骂大街还有什么本事你敢提名道姓么你连暗示一下都不敢?#32654;?#37329;听出来?#24202;话?#20320;家的锅砸了老金在床上躺乏了?#19981;?#36208;出去只往院子里一站就会让那女人噤声过一会儿骂几句走了老金是什么人自己不知道问问家里老的有一回王巧珍也跑来骂老金纳闷了他没偷王巧珍家的鸡啊猛地想起来王巧珍这是替他儿子骂这心里就格登一下庆幸当时?#35805;?#40481;提到王巧珍家去吃王巧珍这样来骂其实是很有胆量的老金很生气你?#20849;?#26159;以为我老金睡过你你才她妈张狂老金没披衣裳就跑过去敞着胸脯叫住王巧珍
你个老母狗叫唤个啥你先告诉俺老金你小儿子是不?#21069;?#19979;的种
那王巧珍一愣疯了似的说你个老不死老畜生老馋嘴我给你没完
老金本想给她点颜色看又一想这?#31449;?#26159;自己睡过的女人也别太没情意就只是威吓
王巧珍你过来?#27425;也话?#20320;裤子
这时候不少人被吸引到街上看他们吵闹王巧珍向老金走了两步停下了她看着老金见他肤色红润皱折似乎都扯平了根本不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让人相信他什么样的事情都做得出的就不由得?#38750;?#20102;又?#27905;洁?#22228;骂了几句走了老金给了她面子没还嘴凶凶地瞥人们一眼回身哐一声把院门关上
过年这天老金没起床也不知有没有人?#31383;?#24180;睡得腰都疼了就起来坐着听有人敲门也不愿开直到听出是他孙子小力的声音才开了小力领着新媳妇给他磕了头他转身拿出早就?#24613;?#22909;的红包给了那新媳妇本想问问毛秀芝的情况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毛秀芝这么绝情他也没心管她脸色很不好看小力的媳妇在屋里呆不住一再地揪小力的衣服?#20154;?#20204;走了老金出了一会儿神小力媳妇的影子在眼前晃来晃去这个媳妇身材模样都不错的只是有只眼睛不好玻璃眼
老金认为小力不该找一个有残疾的媳妇就有了一代不如一代的感觉小力的娘没残?#29627;?#20294;人材普通放人堆里就找不到影儿连毛秀芝当年的?#35805;?#20063;没?#23567;?#36825;且不说老金在毛秀芝之前还有过一个女人跑了不是跟人跑的是让他打跑的那个女人人材不?#20174;?#27611;秀芝脾气奇倔每次打她她不吭声也就算了咬了牙地骂剪了她舌头也不服他真有几次要剪他舌头但他不剪他听她骂骂就打越打越骂跑了之后老金就追到她娘家乔集却没见她的影儿她娘家人不?#25954;?#20102;闹着跟他要闺女他一瞪眼没敢吭声的了只剩她娘蹲在地上呜呜地哭这个女人从那?#38498;?#23601;没了下落
老金把毛秀芝娶来的第二年在院门前捡了个婴儿毛秀芝心好把这个婴儿当亲生的来养这就是金兆义金兆义懂事后在村里听到风言风语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但这孩子把疑问压在心里从不问他和毛秀芝等再大一些只要听到有一点?#21543;?#20182;是捡来的话就跟人家拚命为此老金还夸过他是我的儿他这时对老金还是亲的打了骂了没顶撞过一句老金打心眼里喜爱他的这种劲头二十三岁时娶了媳妇加上他妹妹不大的屋子里就住了五口人老金顿觉不便一家人省吃俭用盖了新房老金坚决把小两口分了出去公正地说这时候金兆义对老金仍是恭顺的但这恭顺里面?#24202;?#30528;老金一时间还说不清的别的东西后来他想明白了金兆义一直认为自己不是老金亲生的在这个世上只有老金知道金兆义是自己的儿子他一点也不感到担忧近于顽固地相信只要那根神秘的血脉存在父子情份就断不了儿子是他儿子孙子是他孙子
小力的到?#27425;晒?#36215;了老金潜藏的柔情他有些悔恨自己吃不?#35828;?#40481;怎么没想到送给小力吃呢小力才结婚?#20474;?#19981;够的年?#20572;?#35813;?#20849;?#36523;子他爹娘疼钱不见得专给他做好饭小力住新房子跟他爹娘隔条街老金要见小力很方便的因为刚过年老金没急着给小力送鸡吃
熬到正月初八老金就受不住了偷了两只鸡连夜煮了第二天一大早用一块包袱包着就去了小力的新房子路过金兆义家院门时毛秀芝正站在门槛上打望一眼看见他就吓得躲了回去把老金逗得?#35785;?#19968;乐心想这老女人她是跟我跟够了还?#21009;G?#20806;义你办了件善事你帮你娘跟我离了婚
老金来到小力的新房子小两口还没起床他等了一阵才见小力冻得吃吃哈哈地赶来开门他很不高兴他觉得给他开门的应该是小力媳妇小力又跑回床上原来小力媳妇还在被窝里躺着
小力说爷爷你不在家暖暖和和地睡觉跑来做个什么
老金克制着内心的不忿说
我把东西放这儿你起来吃吧
小力说什么好吃的东西
老金说你看看就知道了记着别吃凉的就走了
老金惦记着小力到底吃没吃那两只鸡过了一天就去看桌子上满是鸡骨头老金心里有数了小力吃了鸡小力媳妇也没少吃小力媳妇还是懒媳妇老金不想再给小力送鸡吃了过两天按捺不住想小力媳妇又不是外人晚上伺候孙子不也得使力气么吃鸡应该就又去送这小力媳妇再见到他亲热了许多一个爷爷连一个爷爷地叫竟使他有了打算自己老得不能动了就搬来跟小力住
这就到了出事的那一天老金看小力媳妇肩上?#21009;?#34411;子又怕吓了她就?#37027;?#20280;手去捡当时他也没多想天气才?#20806;?#26262;哪会有大青虫子呢而那的确是条大青虫子小力不在家不然老金就让小力去捡了大青虫子一拱一拱地往她领口上爬而她正面对窗玻璃津津有味地撕咬着一根鸡腿老金?#37027;?#20280;出手去刚把大青虫子捏在手里小力媳妇就尖叫起来她的眼其实很好使的她从窗玻璃里?#21561;?#20102;老金令人可疑的动作
小力从外面慌忙赶来了他媳妇扑在他怀里哭叫着
老流氓你爷爷老流氓
老金当然很生气他要为自己辩解就举起手?#31119;?#35753;小力看?#20474;?#23376;
小力怒目而视吼?#26494;?#28378;
老金还要说?#20474;?#23376;他惊异地看着手指头咦虫子呢他看看手上又看?#21561;?#19978;一抬头就发现院子里站着很多围观的人他听到有人说?#20474;?#23376;掉裤裆里了这句话引来了一片大笑
小力顺手抓起桌子上那只少了一只鸡腿的鸡狠狠扔到了老金身上老金忍辱含?#31119;?#24754;愤地看着孙子滚小力又叫一声忙乱地抚慰着哭闹不休的媳妇
老金扭头走向人群金兆义站在了他的面前他哆嗦了一下要躲开金兆义的目光他脑子轰轰地响他显然找不到出去的路了眼睛一?#24120;?#21448;?#21561;?#20102;小力媳妇她哭泣着但并没忘又咬了块鸡肉人们趁乱对他推?#22971;?#25633;辱骂嘲笑啐唾沫甚至还有人在他老脸上不痛不痒地拍了两巴掌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怎样逃离了小力的家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像死了一样两眼直?#22402;吹?#30447;着捏在手里的一根绿色毛线头
天黑了老金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金兆义推门进来默不作声地站着有生以来老金第一次像这样?#30755;?#22320;对金兆义说兆义你你这个儿媳妇有毛病
金兆义双手紧握在灰暗的光线里在他的拳?#39134;?#19979;浮现着一只硕大的蝴蝶的轮廓金兆义手一松蝴蝶飞了起来但也随后在空中散开了
从屋里到那棵桃树不过十来步远老金?#20174;?#20102;三天三?#20849;?#21040;达那里
老金已经不?#24613;?#20877;向任何人做任何解释当年他还是个小伙子他爹娘动不动就咒他你这种打爹骂娘的东西不得好死?#34987;?#32773;让你死在大年三十他不晓得怎么才叫不得好死他只知?#26391;?#20040;叫?#27809;?#20182;才十八岁出头恶名就传遍了方圆二十里他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要当一名土匪土匪没当成遇上了他的第一个女人带领?#35805;?#33261;?#26029;?#25237;的小伙子横行乡里来到了莱河东十里的乔集村偏生那个木匠的女儿站在大街上跟一个又胖又黑的姑娘说话就被他一下子?#19995;?#20102;眼里小伙子们个个趾高气扬一路骂骂咧咧让人?#27425;?#22791;至那胖姑娘一见就缩到了墙下这木匠女儿却毫无惧色拿?#35805;?#23567;锤子嗵嗵地砸院门上的一颗门钉老金走过去抓住了她的手腕木匠女儿扭过头来镇定地迎住了他的目光一个月后老金娶回了木匠女儿也放弃?#35828;?#22303;?#35828;拿?#24819;再?#38498;?#23601;没有当土?#35828;?#26426;会了太平了日子过得有些单调但可以在家里打打女人家里的厌了外面有的是风骚娘们儿不风骚的他也相信自己能让他风骚起来他有这个本事村里人还一直传言在他手上出过两条人命这事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老金不觉得自己活得不好倒是他爹娘一生穷苦劳碌最后饿死在荒年各自为自己挣了一领破席老金这就是死了也没像他爹娘诅咒的那样死在大年三十
八天前过清明节老金像往年一样在院门上插了一枝绿柳清明不插柳死了变黄狗他不用担心死后变狗他还在院子里看见了毛秀芝带着儿媳孙媳出村就猜她们是给他爹娘上坟了当时他想别管跟毛秀芝分开不分开到底还是一家人他就觉得自己还有跟毛秀芝和好的希望
但是现在晚了村里无人不知他调戏了自己的孙子媳妇无人不知他是个老偷鸡贼他还是一个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判了死刑的老人他坐在院子里不时隐约听到空气里有人窃窃私语
他还没死哩
他才不死呢这种人
你不知道年轻时才作恶呢
这是让他孙子媳妇降住了不然金兆义敢叫他死金兆义小时候可?#22681;?#20182;打怕的
一股混浊的老泪唰地流出眼眶朦胧的视线越过低矮的院墙那些观望的人忙害?#30860;?#36208;掉了
老金不想等了死就死吧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没人能活一万八千岁多活一天少活一天没多大?#30452;?#21487;是老金忽然想再见毛秀芝一面平心而论毛秀芝跟着他是苦了哪天不被他打得鼻青脸肿那就是在过年真过年了她?#19981;?#25552;心吊胆稍有不慎就会饱餐一顿老拳可这是过去的事了他有十五年没打过毛秀芝了老胳膊老腿的打到身上也不会疼那不算打他想让毛秀芝知道他心里是在乎她的他就要死了他怎么也得告诉她可是他已经没有了走出院子的勇气他在树下坐着目光几乎从未抬起来朝外看一看就连他能从屋里走到院子中来也是不容易的
凭直觉老金判断金士魁走过来一次他是那么期望金士魁会出面干涉这件事两年前他把毛秀芝用麻绳拴起来金士魁就曾赶来劝止被他三两句话打发了出去他没给金士魁面子事后得知这是金兆义求了金士魁但金士魁为什么要管最终还是因为他是村长道理老金明?#20303;?#21487;是金兆义要他爹死你金士魁也有责任干涉你当村长的不能眼看着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被他的儿子逼死吧但金士魁略站站就走了连个狗屁都没?#25319;?BR>几天来村里人谁也没有对此事说句公道话那个操不死的王巧珍还站在墙头外面冲他吐了口唾沫也不怕他出去报复张嘴就骂你咋早不死就像他死定了一样这些狼心狗肺的村里人哪怕有一个说一句看你们爷儿几个闹的你再去求求金兆义吧?#20445;?#20182;?#19981;?#25214;个台阶从院子里走出去他不求金兆义了金兆义给他的耻辱他一辈子也?#27492;?#19981;尽了他就为了能去见见毛秀芝告诉他自己在乎她他说了就回来回来就死用他拴她的那根绳子把自己吊在自己亲手栽的桃树上
老金看来是走不出这个院子了毛秀芝该不会再怕他了她就是也来看看?#39286;?#20063;好那样他就有了机会但不光毛秀芝不露面金兆义金兆义媳妇小力小力媳妇全没来?#22402;?#19968;眼女儿金翠宝也没来老金想到这可能因为金翠宝不知道金翠宝嫁到了离村二十多里路的马庙乡亲事是她自己选择的当时他也没弄明白金翠宝为什?#19995;敢?#23233;到那?#19995;?#30340;地方金翠宝长相随娘求亲的踏断了门槛就连本村王宗斌的儿子也对她有意还曾找人说合但她一概回绝就那样像小鸟要高飞一样地嫁了嫁了后一年来不了两三次他就觉出来她这是不想回到这个家里来他当然生气了女儿来一次他骂一次见她跟毛秀芝亲热就骂他骂她就哭有一回他骂得实在不像样子毛秀芝就催金翠宝快走
?#27010;?#20457;拉拉扯扯老金就上前朝毛秀芝身上踹金翠宝就更走不开了毛秀芝急了嚷闺女你走让你爹打死我好心的女人连骂人都不会转?#26216;?#30528;他头一次敢对他一句一个你不是人你这畜生?#34180;?#20182;倒惊异了就住了手金翠宝这才哭哭啼啼地离开了村子
金翠宝多次提到过把毛秀芝接到自己家里那也只能给毛秀芝招来一顿辱骂和殴打毛秀芝就没住过闺女家而且连自己的娘家门也早不去了
在每个人眼中老金简直就是恶魔附体但人们无不认为老金生不逢时他要晚生二十年就会是另一种样子了
塔镇东关有一伙泼皮欺行霸市没人惹得起一到夏天就光起刺青的膀子在街上横冲直?#29627;?#19987;朝女人堆里挤一些老年人就?#20302;?#35828;
当年金佛寺的老金就是这样的
这伙泼皮也对老金往昔的荣耀略有耳闻老金两年前常去塔镇只要被他们碰上就会拉他喝酒喝醉了就说老金头你要晚生二十年这塔镇的天下就是你的他妈的金士魁算个什么东西这话在塔镇几乎无人不知传到村里都点头有道理金士魁犯不?#38686;?#22930;一个老人听到这种话也不生气
老金每集必去塔镇混迹?#35805;?#24180;轻气盛的小伙子中间呼呼隆隆地从人们跟前走过去背后没人不撇嘴有时还会坐在小伙子的摩托车后面老远就看他兴奋地挥舞着帽子发出大声欢呼摩托车呼啸而来人们像躲瘟神一样地迅速朝街道两旁闪开谁要是不小心跌倒了老金哈哈大笑眼泪?#23492;?#31505;下来?#20849;?#20572;地在摩托车上?#20154;ԡ?#32769;金早把这伙泼皮看作自己的小朋友了三天不见小朋?#36873;保?#20182;就六神无主毛秀芝情知不妙大气都不敢喘
老金去塔镇他的那伙小朋?#36873;?#24635;会缠他?#30149;叭?#37324;窑车马店的往事
老金头明说吧到底谁杀死了草上飞
老金乐意提到这档子事塔镇在这伙泼皮眼里?#36335;?#25972;个天下走出塔镇个个是熊包但老金十六岁就有了雄心大志盼望有朝一日能把大半个金乡县纳入自己的地盘从这一点就可看出老金当年远胜于他的小朋?#36873;薄?#37027;时的老金才是个无名小卒身条儿细长瘦骨?#25549;G?#22068;唇上刚有一些发黑的茸毛老金得到一个消息金乡县最重要的两个?#28798;?#23558;会盟于三里窑马车店老金当时就打算借此机会在两大?#28798;?#20043;争中崭露?#26041;ǡ?#24576;藏了短刀早早地赶到了那里夜?#21796;?#20020;马车店里停满了马?#25285;?#19978;面坐着前来助威或看?#39286;?#30340;人有的看上去还是全?#39029;?#21160;马车店的小伙计忙得团团转卖瓜子米团的都来了还有人在马车店外支起了油锅在昏黄的马灯下炸油条馃子香喷喷的?#33073;?#39128;进夜色冲淡了初春天气的凉意老金有意混杂在人群当中他已经目睹了北?#28798;?#36861;风客的威仪那是个身?#30446;?#26791;的黑脸大汉一只耳朵好像受?#26494;ˣ?#29992;一块白布包了起来他坐在马车店堂屋内从一进门就没说过一句话老金对南?#28798;?#33609;上飞心仪已久暗自盼望草上飞一露面就能彻底压垮北?#28798;?#30340;气势但南?#28798;?#36831;迟不来那些看?#39286;?#30340;人有的蜷缩在马车上有的就地蹲下来打起了瞌睡老金生怕睡得太死错过了?#21561;?#21335;?#28798;?#30340;机会就守在门边后来他被狠狠踢了一脚马上睁开眼就?#21561;?#19968;个同样长得非常高大的汉子停在了堂屋门口他下意识地把手伸进怀里却什么也没掏出来他知道这就是那位草上飞了就听两大?#28798;?#19968;个比一个嗓门高在这样的静夜里好像打着焦?#20303;?#25152;有人都惊醒过来一起涌到屋门口但没人敢走进去他们看见两大?#28798;?#31449;在屋内相互寒喧却很像吵架老金热血?#21009;ڣ?#30634;大眼睛看着两?#35828;?#19968;举一动不想有一点?#24597;?#20294;令老金失望的事情发生了北?#28798;?#20146;手把自己带来的见面礼呈送给南?#28798;?#21335;?#28798;?#25509;过来交到背后的随从手中又把自己的见面礼呈送给北?#28798;?#36825;北?#28798;?#30097;心地接在手里掂?#35828;?#38543;手扔到了门外然后?#35805;?#25199;开了耳朵上的白布在白布被扯开的一刹那血珠子又溅了出来不过很少但那耳朵的断茬看上去却非常显眼这北?#28798;?#23601;对南?#28798;?#35828;金银财宝我追风客不稀?#20445;?#25105;就只要你身上的南?#28798;?#20026;难北?#28798;话?#25163;南?#28798;?#35831;回吧南?#28798;?#24403;然不甘心这就离开但也想不出挽回面子的办法老金忽然就冲进门内对南?#28798;?#35828;我帮你把耳朵割下来南?#28798;?#30446;光散乱地地看了看老金短刀凉嗖嗖地贴在他的脸上使他清醒过来目光就集中在了一起老金到底年少被他一盯就慌了一下他没用力气似的将老金给拔拉到一边对北?#28798;?#35828;后会有期就示意自己的随从跟他离开但随从已经站到北?#28798;?#36523;旁嘴角露着一丝嘲讽的微笑他这回显然是孤立了一时间嘘声四起在他走向屋门口时很多人都做好乘机击打他污辱他的?#24613;福?#20294;谁也没想到他抽刀那么快手一扬一道白光就结束在了他的随从身上那随从低低呻唤一声扑通倒在了北?#28798;?#33050;下这南?#28798;?#23601;重新是威风凛凛的南?#28798;?#20102;那些已经朝他伸出去的手就都又知趣地收了回去南?#28798;?#26114;首挺胸从人们闪开的道路中间大摇大摆地走掉了但是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发现他被杀死在三里窑附近的荒洼里野狗已掏空了他的内脏
?#21485;?#20320;娘老金头少他妈卖关子你就承认自己杀了草上飞得了塔镇的泼皮听不到故事明确的结局心痒难耐
老金就咧嘴笑着谦逊地道?#38712;?#26159;个无名小卒咱可没那个胆儿
?#23433;?#19978;飞死了你为啥不投靠追风?#20572;?BR>?#30333;?#39118;客两个月后也死了是让共产党给毙的老金说?#20982;?#39118;?#20572;?#22909;家伙几万人去看追风客也值
你他妈倒捡了条命
与小朋?#36873;?#22312;一起老金不但忘记了自己的年龄也忘记了小朋?#36873;?#30340;年龄在他眼里小朋?#36873;?#19968;直?#23492;?#20040;大二十啷当岁的样子其实也真是这样的小朋?#36873;?#38271;大了就?#21483;?#36867;离了这个圈子拖家带口地过起日子来还有很多人正儿八经地当起了老板但小朋?#36873;?#21448;及时补充了新的血液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发生在将近二十年里的事情
金兆义看自己的儿子小力渐渐成人怕他的名声影响到小力的婚事就斗胆求他爹您就少去一趟塔镇吧您也这么大岁数了就不怕人家笑话
老金没?#20154;?#35828;完就给了他?#35805;?#25484;立?#38469;?#30524;地嚷
王八操的你这时候认我当爹了快滚出去我说实话吧你是我在家门口捡来的不晓得是谁的私生子
金兆义满面羞惭这么大个人了被他爹打得汪了两眼泡的泪又鼓起勇气顿顿脚说
爹我替你丢人
老金还要打他但他一转身擦着眼泪走了
两天后老金又去了塔镇很多赶集的村里人都看见老金穿了一件大花?#32435;?#36319;他的小朋?#36873;?#19968;起坐在一家酒店门口?#25918;ƣ?#36755;?#35828;?#23601;贴纸条老金脸被纸条遮住白胡子都看不见了他不断地跟小朋?#36873;?#21457;生争执认为小朋?#36873;?#20316;弊连身边的姑娘也信不过一再地赶她走开气得那姑娘用一根小棍直敲他的头这样的情景经过村里人添油加醋的叙述金兆义一家人简直没脸见人小力卷起袖子就要把他从塔镇拉回来他娘堵着门不让他出去?#20849;?#26159;怕老金是怕老金的小朋?#36873;薄?#35841;都知道那是一伙打起人来不知轻重的楞头青
这一回老金当天没回来天还没亮毛秀芝听见有人敲门就问是谁门外的人不吭声还是敲毛秀芝更害怕了门外的?#35828;?#20302;地吼了一声毛秀芝听出了老金的声音忙不迭地跑去把门开了老金一头闯进来就向床走去毛秀芝眼花了她觉得自己如果没看错的话老金穿的是一条可笑的花?#32435;?BR>老金躺在床上?#36175;?#22823;睡毛秀芝不敢问他也不敢离开他睡到中午在被子底下动了一阵扔出来一团花衣服毛秀芝赶紧给他把老?#35828;?#34915;服?#39029;?#26469;他又在被子底下穿好了然后才露出脑袋
接下来的几天老金性情平和了许多对毛秀芝顶多是骂一句
又到了塔镇的集日毛秀芝一点也没看出老金要去塔镇赶集的意思老金在屋子里慢慢地走来走去像是在寻找什么后来他找到了一根绳子试了试它的结实程度就坐在床上对毛秀芝说
来芝儿
毛秀芝身子一颤他多年不叫自?#22909;?#23383;了他这是怎么?#29627;?#27611;秀芝摇摇?#20301;?#22320;走到他跟前他把绳子结成了一个套毛秀芝忽然害怕起来他语调温和地说别怕芝儿抬手把绳?#28363;?#22312;了她的脖子上她哆哆嗦?#30860;?#38382;他
他爹你你要我死吗
老金就说你想哪儿去了我怎么会要你死
毛秀芝心里涌起一股绝望的情绪流着泪说他爹你还是让我死吧我吊死了你就清静了
老金摸着她的?#24120;?#35828;
你死不了我给你系的是死|
老金年轻时还没拴过毛秀芝等毛秀芝老得只剩一张皮了却要把她拴起来这事?#20040;?#37324;人百思不得其解但他从那时起就不再去塔镇了村里人很想知道老金不去塔镇的原因后来听说是他的那些小朋?#36873;?#25343;他开玩笑给他在美汇娱乐大厦开了房间一古脑儿给他叫了五个小姐个个年轻美?#30149;?#32769;金是被吓跑的这一点可以从他的小朋?#36873;?#37027;里得?#34903;?#23454;当时他们就躲在门外
那年秋天有两个小朋?#36873;?#26469;村里找他门都没能进就让他几?#28798;?#30105;瘩给打跑了两个小朋?#36873;?#36305;到远处还警告他
老金头日你娘等着
毛秀芝被老金拴在床上两年没见天日?#20154;?#20799;子把她弄出来变得又?#23376;?#32982;皮肤薄薄的能?#21561;?#19979;面青色的血管村里人问她这两年的遭遇她默然无语儿媳妇问她她才流着泪说
这个老畜生他这是谁也欺负不动了就把我当狗

老金没想到会有一个孩子走进来他不认得这个孩子别说是个孩子村里的许多毛头小子他都不认得但他确定这孩子不是本村的孩子走进来像是忽然发现了他一样马上就收了脚步他也吓了一跳随后垂下目光孩子断定他对自己没有伤害之后就又朝他走了两步
你家的桃树开得怪好看孩子对他说但他不吭声孩子就围着桃树转起圈子一边试图用手够着花枝老金不想理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他走开但孩子却停在了他的面前问他你怎么总坐着他的心情?#21507;ݏ?#21521;孩子抬起头一?#21561;?#23401;子灵活的眼睛头又无力地垂下来
我想喝点水孩子说目光在院子里搜寻着
老金不想说话
我渴了孩子说着又恶声恶气地抱怨起来这个破地方连口水都喝不上
老金忽然感到沉默是可耻的虽然?#38498;?#23376;的态度有些不满意但还是?#20855;?#20102;一句
?#20843;?#32568;里?#23567;?BR>孩子去厨房喝了水回来就坐在了老金旁边的地上歪着脑袋怪有趣地打量他竟?#32654;?#37329;不好意思地向一旁扭了扭脖子
你穿得太多?#29627;?#23401;子说天这么暖和用不着穿这么厚孩子用的?#22681;等说?#21475;气
人老了不抗冻
老金不知道自己阴沉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明亮了他下意识地朝院外看了一眼街上还站着许多村里人但他们对这个走进院子里的孩子几乎没有什么?#20174;?#23601;确定他是外村的从年龄上判断他该是一个小学生老金心里格登一下他知道自己正在害怕这个孩子从自己眼前走开他?#31034;灾?#24605;考应该跟孩子交谈什么
你从哪儿来
孩子嘻嘻地笑
你逃学了
孩子摇头
你就是逃学出来的
你他娘的猜得还真准
这么小就讲脏话
我没?#29627;?BR>你刚才讲了老金说老金不想逼他可脑子里非常迟钝简直想不出还有什么话要?#38498;?#23376;说过了半天才想起应该问问小孩子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
孩子笑着摇头神秘兮兮的
叫名字?#38534;?BR>问你的名字孩子
我叫孩子孩子狡黠地说
你怎么叫孩子你应该叫你爹娘给起的名字
我就叫孩子孩子肯定地说你也就叫老头儿
老金不由得笑了是是我叫老头儿从今?#38498;?#25105;叫你毛孩子他伸出蜷得僵硬的手掌在孩子乱七八糟的?#39134;?#25720;了摸你长了一头乱毛对我叫你毛毛吧
毛毛孩子重复了一遍叫我毛毛也蛮好
老金不知不觉地从他坐的木桩上站了起来他看见那些观望的人全都大吃一惊他自己也跟着吃了一惊他想了想就把那根绳子挂在树枝上然后牵住孩子的手说
你饿不饿毛毛我给你好吃的
?#23736;?#23376;还真他妈饿得?#31455;?#21483;了孩子爬起来说
他们一同走到屋里街上的人全?#23492;?#30634;口呆
老金四处翻?#20843;?#35859;好吃的东西除了几个干得像砖的馒头他什么也没找到但他一眼发现了桌子上的一?#32943;停?#23601;忙拿了过来掰开馒头放水一冲再淋上香?#20572;?#21152;点盐没给孩子端过去就见那孩子在使劲咽唾沫了老金说开饭喽棗孩子接过碗来就吃老金故意说毛毛老头儿肚子也?#31455;?#21483;了给可怜的老头儿留点
孩子转眼就吃完了把空碗往老金面前一递像?#21561;?#24694;作剧得逞一样地哈哈笑了
这下老头儿可得饿肚子了老金装着颓丧地说
你可以吃肚子呀
对你个这个办法不错老金郑重地点点头表示赞同我这就把肚子给吃了又皱起眉来可肚子一点都不香
给你拌上?#19968;?#29923;
?#30116;一?#24456;香老金咂巴着嘴又竖大拇?#31119;?#36825;主意真不错
孩子笑?#20040;?#19981;上气死老头儿哈哈哈死老头儿让我笑死了哈哈哈
老金也笑但他猛地呜咽起来孩子愣住了胆怯地看着他他擦擦眼泪毛毛肚子饭快把老头儿撑死了
孩子一听才又露出笑容
孩子开始打量老金的家他摸摸那些黑漆漆的老家俱碰碰他还没见过的柜子上的铜锁对这屋里的一?#26032;?#26377;兴趣的老金静静地观察着他孩子的身影像一缕阳光给这个陈旧灰暗的家增添?#26494;?#27668;老金不可遏止地激动起来毛毛他很突然地叫了一声
那孩子惊了一下回头看着老金
老金尽量保持平静的神态问孩子毛毛告诉我你想不想回家
孩子努力猜测着他问话的用意最后他判断老金并不是要送他回去就说我不回那儿
那好你愿不?#25954;?#36319;我走
到哪儿去
走得?#23545;?#30340;反正哪里好玩咱爷儿俩就到哪儿去?#38534;?BR>孩子眼里一亮
我跟你去老头儿
老金兴奋起来毛毛你怕不怕我
怕你什么快死的老头儿了
老金笑了对对我有啥可怕的我是快死的老头儿了可我想我能活到九十岁那时候你就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了你别忘了把?#34915;?#22320;里就行了哎毛毛你几岁了
七岁孩子的脚在地上搓动了一下八岁吧
就当你八岁老金说我今年七十七你来得不是时候早三天来我比现在还硬朗不说闲话?#29627;?#20320;坐着我收拾收拾
孩子在一条木凳上坐下来老金就着手收拾可他又停了下来想了一阵自言自语似的不用急不用急转头看着孩子?#38712;?#29239;儿俩天黑出去神不知鬼不觉就出去?#29627;?#20320;说好不好
孩子点点头
过来老金向他?#22995;?#25163;上床去你提前睡一觉
孩子可能也真的感到困了?#24616;?#22320;从木凳上下来老金抱着他的小屁股一下子就掇到了床上给他盖了被子又在他脸上轻轻拍一下老金就坐到门槛上?#24613;?#22909;好考?#24378;?#34385;晚上的去向年轻时候的记忆像大水决口一样地涌入他的?#38498;?#20182;相信谁也没有像他那时候一样熟悉脚下这块大地哪里有个隐秘的洞穴哪里有个人迹罕至的荒洼他了如?#21018;ơ?#20294;时过境迁一切都改变了世界上已无人类?#19995;?#28041;足的角落老金计划赶到塔镇坐早?#25285;?#20294;显然这样的出逃路线就在人们意?#29616;小?#26449;里有人买了外地媳妇媳妇逃了先去塔镇车站一找一个准老金接着选定走村东的莱河顺河而下这将是一个人?#20146;我?#24819;不到的路线
老金掩饰不住内心的?#32769;玻?#22238;到床边?#21561;?#23401;子已沉?#20102;?#20102;嘴唇张开露出娇嫩红润的小舌头老金满眼柔情地看了孩子一阵就走出去街上的人交?#26041;?#32819;一见老金出来就慌忙向后退了退老金不动声色地走到院墙下面踩着一只木墩子高高地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突然做了个凶恶的表情那些胆小的女人嗷地一叫男人们倒像要保护他们一样猛地站到了前面来老金马上投去蔑视的一?#24120;?#31163;开了院墙他在鸡棚里拾了两只饿得快死的鸡捏捏只剩?#35805;?#39592;头了
老金很快把鸡炖好了从厨房出来发现不少人竟爬在了院墙上张望老金要大声骂却怕惊了睡在屋里的孩子就只是做手势吓唬他们他们并没退去老金还发现他们手里握着?#24613;?#23545;付他的砖头或瓦片老金清醒意识到对待这些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对他们视而不见果然老金不理他们了他们等了一会儿就退回原地
老金收拾好东西就坐在床边等候孩子醒来他并不着急因为他知道不到半夜村里人是不会离开的这些天一直都是这样孩子睡得很沉好像好久没睡过一样不知不觉就半夜了老金先走进院子观察了一阵街上果然空无一人桃树在黑暗里吐出寂静的芳香是该叫醒孩子了老金从厨房取出?#26391;?#30340;鸡用笼布包好回到屋里可是孩子沉沉入睡的样子让他不忍心叫醒他老金就想让他睡吧他总会醒来的
也不知什么时候孩子静静地睁开了眼老金兴奋地拉他起来毛毛咱这就走可是孩子眼里却流露着困惑的神情老金感到孩子还没睡醒就拧了一下他的耳朵
你该醒醒?#29627;?#32769;金看看天色天快亮?#29627;?#25105;早该叫醒你的可你睡得那个沉毛毛你不认识我了吗
孩子看着他咧嘴一笑
你是老头儿
老金也笑了对我是老头儿老金说?#38712;?#35201;去一个好地方那里什么都是金子做的明?#20301;?#30340;你要什么有什么连小虫子都是金的你说好不好
孩子没回答格格地笑出声来
快走吧毛毛老金说嘘
老金拉着孩子的手蹑手蹑脚地走到已是晨光熹微的院子里朝街上?#32933;?#20102;一下村子还在安睡?#23567;?#32769;金放下心来两?#35828;?#20102;院门口夜寒让孩子发出了一阵瑟瑟有声的颤栗但老金突然停了下来在孩子面前蹲下身去毛毛他郑重地看着孩子的眼睛你是好样儿的你什么也不怕
孩子发出一种含糊不清的呜噜声
你能找到回家的路对不对
孩子点点头
老金在他的?#39134;夏?#25394;了一下拿着这两只鸡老金把鸡塞到孩子怀里给你爹妈尝尝
老头儿
你自己走吧老金说我是老头儿了我得留下来我得死他期望这个死字从他口里说出来没有吓住孩子
孩子并没?#21009;?#21035;的?#20174;?#21482;问
老头儿就得死么
老金放下心来肯定地说老头儿得死不?#26391;?#30028;就麻烦了他推了孩子?#35805;ѣ?#36208;吧别回来了你说过了你不会怕的
孩子慢慢走到院门外老金重又回到桃树下不大一会儿他听到了一个孩子在街上奔跑的声音
老金在树下坐到了天色大亮
太阳升了一?#36879;]?#34903;上就?#26494;?#20154;海了很多外村人也赶来看?#39286;?#20102;他们有的爬到树上有的爬到草垛上还有的站在了附近的屋顶上向老金比?#28982;?#21010;这种情?#20843;?#20046;在遥远的时代就已出现过但老金果决地切断了那?#32943;?#32454;的记忆的线索站起身踩在木桩上慢慢在树枝上结了个绳套然后把头往绳套里一伸身子猛地坠了下去?#19968;?#32439;飞如雨
透过一片灿烂的云霞老金蓦然一惊他?#21561;?#20102;毛秀芝那老女人
毛秀芝跌跌撞撞地冲出人群
老金喉咙里响起一声?#36894;?#30340;低叫毛秀芝快来老金瞪大了眼睛美丽的?#19968;?#21364;陡然消失得没了踪?#21834;?BR>

 

  上一条:?#21697;?张抗抗  (张抗抗)
  下一条:?#35775;?#20080;瓜/?#30629;?#24544;  (?#30629;?#24544;)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
 

bb
御金娱乐 LV国际 澳门十三第 AK线上娱乐 龙都国际 娱乐777 彩票88 217彩票 百家博bjb线上娱乐 德胜线上娱乐 神州娱乐城 明升体育线上娱乐 盈信娱乐 澳门银河星际线上娱乐 新马线上娱乐